轩小白_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嘿嘿嘿~这里轩小白
叫我小白就好了
入全职坑已经一年了
CP观爬来爬去
没有改变的大概就是对黄少的爱吧
大一医科狗
懒忙现充

[0219][百日黄喻][Day 81]流年

【黄喻】流年

【1】

  黄少天十六岁的时候谈了个小女朋友,娃娃脸,半长的卷发,一年四季都穿着小短裙。

  他们两个之间的恋爱,无非和所有高中生一样,见不着面时微信上腻腻歪歪,偶尔黄少天也会在午休时间从蓝雨训练营偷溜出去,到她的班上在她座位里面塞一盒小蛋糕。

  黄少天模样长得好,浓眉大眼的,笑起来灿烂的像是夏日的阳光,而电竞选手这样的职业,即使是未来的,总是会让他在高中生心中的形象加分。黄少天喜欢他每次骑着山地车去学校门口接女朋友时别人投来的目光。

  他明白,他的女朋友更享受这一切。

  是真的喜欢,但是算不算爱还难说,无聊而枯燥的高中生活,总要搞出点什么具有反叛精神的事情才好。所以选择和这样一个人早恋,不管彼此是否般配,要的只是同龄人发出的王子与公主的感叹。

  职业选手的夏休期,于训练营里面的孩子来说却是魔鬼训练的开始,毕竟他们都是还在学习的孩子,没有什么比暑假更好的训练机会。

  所以在同龄人要么举起火把FFF,要么发着自拍秀恩爱的七夕,黄少天只能窝在训练室里面向往常一样进行训练。当然,他的队服口袋里揣着一个小小的盒子,里面有一枚小小的戒指。

  训练室里面的空调温度打的很低,黄少天走出训练室的时候下意识的脱下队服外套放在椅子上便离开了。等他意识到自己忘记了给女朋友的礼物,已经是在公交车上了。

  他一路飞奔回训练室,他知道蓝雨的工作人员会在训练结束后检查训练生遗落的东西,顺便帮他把他的队服叠整齐放在桌面上。

  就像所有的高中生自作聪明的认为自己的恋爱可以瞒得过老师和家长一样。黄少天也一直认为自己谈恋爱这件事情没有被魏琛发现,他急哄哄的用着从魏琛那里偷配的钥匙打开了蓝雨训练室的门,然后听见了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

  他看见在训练室最角落的位置里,喻文州还带着耳机做着训练。见他进来,喻文州摘下了自己的耳机。将叠的整整齐齐的蓝雨队服和那个小盒子一并递给他,说:“刚刚工作人员来的时候我帮你收起来了。”

  黄少天一把抢过那个小盒子,对喻文州道谢,然后拖他保管好自己的队服。

  那时候的黄少天太心急了,离约定的时间还有二十分钟,他只希望自己不要迟到。

  所以他没有去想,为什么座位和自己背靠背的喻文州会知道他落下了东西,他也真的以为,蓝雨的工作人员会因为他在训练营里面崭露头角就偏心到会为他把队服外套叠好。

  那天的约会他迟了五分钟,女孩子红着脸问他为什么不守时,他们之间的间隙由来已久。他知道,她一直讨厌他忙于训练没有时间陪她。她羡慕人家的小情侣可以在下课时背着老师悄悄牵手走在校园里。

  而他也厌倦了她为了迎合他而去看荣耀比赛的行为,他甚至有点讨厌,她对比赛的那些明显外行人的评价。

  她不能理解他的荣耀,就像他不能理解她的钢琴。他们还在一起,只是单纯的因为喜欢别人羡慕的眼光。

  这样的感情必然是脆弱的,这是高二暑假了,一开学她就要去参加艺考集训,伴随着见面次数的减少,身边人羡慕的目光也少了,虚荣心得不到满足,于是这段感情岌岌可危。

  他们最后在这样一个属于情人的节日分手,黄少天将那枚没有送出的戒指用牛皮绳穿起来,戴上,算是对这段感情的纪念。

  那一天晚上黄少天打电话给他在蓝雨训练营里的小伙伴出来庆祝他归团,可能是出于对喻文州帮忙保管队服的感谢,他也叫上了喻文州。

  几个十几岁的少年在KTV鬼哭狼嚎了一个晚上,还充满反叛精神的开了两瓶啤酒。过了一会儿喻文州也来了,并且出人意料的,很快融入了他们的圈子。

  酒劲上来变得兴奋的黄少天硬要将话筒塞给喻文州让他和自己合唱,黄少天是出名的麦霸,快歌慢歌全能驾驭,嘴炮又是厉害,喻文州架不住他的要求,不想扫他兴,拿起麦克风跟着他唱了。

  于是第二天早上蓝雨训练营有了新的话题,黄少天那么拽也会被人甩,喻文州那么苏唱歌却跑调。

【2】

  自打和那个女生分手后,黄少天和喻文州的关系就近了很多,比如说黄少天动用特权调到了喻文州旁边的座位。或者说黄少天把之前用来约会的时间,都拿出来和喻文州宅在训练营里面练习了。

  黄少天有时候也会和喻文州PK,虽然说不上单方面的碾压,可喻文州的战绩真心够呛。他敬佩喻文州操作的精准和对周围一切环境的利用,就像他惋惜喻文州的手速。

  他没有想过要在这样的PK赛里面给喻文州放水,他喜欢荣耀,哪怕是这种队友间的小比赛他也很尊重。然而他是有想过给喻文州打指导赛的,就像他给训练营里面的其他朋友做的那样。

  可每次走进竞技场之后,黄少天会发现,他做不到。他可以赢过喻文州,却无法给喻文州做出任何的指导,因为他能够赢,完全只是因为喻文州的手速。他明白喻文州不可能零失误,但是至少,他看不出。

  黄少天开始偷偷地将自己和喻文州的比赛录下来带给魏老大看,他本意是让魏琛帮着指点一下喻文州的操作,或者说是有点不甘心的情绪在里面的。

  然而魏琛却给了他一个暴栗:“和这种手速的人比赛你也能输?你这机会真是一个都不漏的把握住了,你没看到这机会是他故意给的啊?你技能冷却时间到了么你就往前冲?”

  身为蓝雨训练营里面的佼佼者,黄少天自认自己的水平不输给某些职业选手,他知道自己的技能中还有很多在冷却,可他相信自己能够赢过喻文州,这才抵着空挡往前。然而现在他才明白,喻文州也是自信能够胜过技能还在冷却中的他,所以留出了那么大的空挡。

  蓝雨训练营里面的人明显能感觉到,魏琛开始注意喻文州了。他们很多人都以为,这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玩的近的缘故。甚至有些人开始猜测,喻文州和黄少天的相处,是否从一开始就动机不纯。

  黄少天明白这是怎么了,他开始联赛中自己看不懂的地方拿去和喻文州讨论,他带着喻文州与竞技场打2V2,很快,不败战绩就让他们两个的马甲号红了起来。前来约战的人越来越多,里面包含着不少别家训练营的选手。

  魏琛知道后气的不轻,把黄少天和喻文州叫过去训话,他对黄少天说:“你是我们第四赛季的秘密武器,你是想要就这样把自己的实力全部暴露么?”

  这样的话魏琛没有和喻文州说,他知道喻文州有很多优点。可魏琛还是无法完全认同喻文州,因为他的手速。

  像所有人一样,魏琛觉得他们俩能够碾压竞技场,是因为黄少天很优秀。

  然而喻文州却和魏琛说,他想要带队和黄少天打5V5,魏琛抽了根烟,问他:“你觉得团战你能赢他?我相信你懂战术,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只要对方把你打爆,你们队就完了。”

  喻文州笑的温和,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

  魏琛抱着试试也无妨的心态组织了一场训练营的模拟赛,一队由黄少天带队,理所当然的事情,可当魏琛说过二队指挥是喻文州的时候,全场一片寂静。

  是黄少天先打破了这沉默,他和队友说,你们小心一点,哄堂大笑,所有人都觉得这是黄少天在羞辱喻文州。

  魏琛一直在看频道里喻文州的指挥,简洁,准确,战术也够新。

  但是他更喜欢黄少天所给出的指挥,难得的只有八个字——集火术士,一波带走。

  然而整整三场比赛,黄少天都没能带走对方的术士,他三局全败。

  魏琛手里的香烟燃尽了,他愣了一会儿,和喻文州说:“你出来,我和你打。”

  他明白自己的操作已经随着年龄在退步了,然而更让他感到难过的,是他看人的眼光,竟然会错到如此地步。

  又是三局全败,魏琛知道,到了他应该离开的时候。

【3】

  魏琛要走的消息传出来后,黄少天谁也不见,把自己闷在宿舍里面没日没夜的打荣耀。

  喻文州想要去安慰他,又觉得这种情况下,自己还是不要出现比较好。直到听见自己要接任索克萨尔的消息传出来,喻文州觉得,无论怎样,自己也该去和黄少天见面了。

  然而黄少天的短信来的更早,他约了喻文州去他还在恋爱时常去的咖啡厅见面。

  “恭喜”黄少天如是说“真不敢相信第四赛季我们就要一起上场了,说起来我们在竞技场里面打的那么多次也算是提前磨练默契度了对不对对不对,文州啊,他们说魏老大退役后让我接任队长,不过我拒绝了,我觉得你远比我适合。”

  黄少天穿着圆领的T恤,他的头发染了栗色,耳钉反射着咖啡厅里面暖黄色的灯光。喻文州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从眉眼打量到下巴,然后把视线停留在黄少天的脖颈处。

  他没有戴起那枚戒指,就像他已经放下了那段过往。

  “我们会一起带着蓝雨走下去。”喻文州笑了,然后举起了自己面前的咖啡杯。

  气氛正好,走出咖啡厅的时候,黄少天忍不住牵起了喻文州的手。

  他没有挣开,黄少天这么和自己说,他的嘴角,是掩盖不了的笑意。

  回到蓝雨训练营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了,黄少天没有回自己的宿舍,而是去了喻文州那里,新一期的赛季即将开始,喻文州和黄少天的队友都被淘汰了,他们不想在这样的夜晚一个人面对空荡荡的房间。

  或者说他们希望今晚的眼里只能有彼此。

  黄少天进门的时候轻轻锁上了房门,他抵在喻文州的耳边,轻轻吮吸他的耳坠,而后他的吻一路向下,用自己犬牙轻轻撕咬喻文州的锁骨。

  喻文州一只手扶着黄少天的肩膀,欲拒还迎,另一只手则是解开了黄少天的裤腰带钻了进去,他握着那已经硬气的男性器官轻轻律动。

  黄少天早已褪下了喻文州的运动裤,他的手从棉质内裤的后端钻进去,食指轻轻的摩挲着喻文州穴口,问:“文州,可以么?”

  “我钱包里有安全套。”

  喻文州刚刚说完,便觉得肩膀一痛,他侧过头,看见黄少天色情的舔吻着他肩膀上的牙印。

  少年的性,热情,粗暴,毫无章法。喻文州不知道那晚最后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最后的时候,自己把头靠在黄少天肩膀上,与他相拥着释放。

  再醒来的时候,面对的是恋人的双眼,与满地凌乱的衣物。

  喻文州用食指在黄少天的脖子上画圈,黄少天愣了一下,低声解释说:“那些都已经过去了。”

  而后他含住了喻文州的唇,来了一个热烈的早安吻。

  等到分开的时候,他看见喻文州舔了舔嘴唇,眼里含着笑意,对他说:“我一直,把那看做我们的开始。”


评论(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