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小白_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嘿嘿嘿~这里轩小白
叫我小白就好了
入全职坑已经一年了
CP观爬来爬去
没有改变的大概就是对黄少的爱吧
大一医科狗
懒忙现充

【林方】青葱(上)

这其实是一篇婚贺,我沉重的

已经拖了这么久了,我都不忍心圈新人了……

那什么,新人能不能看到就随缘吧

至于为什么是个上

不是我接下来熬不下去了,是我要开学了,要调整作息

所以下就等我明天再写吧~

非清水,HE

====================================

  方锐从蓝雨到呼啸的时候,是个夏天。

  南京的夏天太阳特别辣,被太阳晒得发晕的方锐在心里骂了一句,操,白比广州靠北这么多了,还以为南京会凉快点呢。

  提着箱子回到宿舍后,方锐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恨不得直接躺到床上去睡到地老天荒,看了一眼表,离集合只有一个小时了,恋恋不舍的又看了一眼床铺,去浴室里面冲了个澡,换了件T恤。

  方锐那时候还没成年,看人眼神又真诚,青葱少年一枚,很快就和同来的少年们混熟了,勾肩搭背吵吵嚷嚷的去了训练室。身为队长的林敬言已经在训练室等他们了,一副金属边框的眼镜架在鼻梁上,挺斯文的模样。

  简单的向新人交代了一下日常的训练内容,并表示了对他们加入呼啸的欢迎后,林敬言就开始了自己的日常训练。新人的位置自然和主力队员不在一起,方锐耍了点小心机,找了个一眼就能看到林敬言的位置。

  林敬言事后问方锐,那时候的选位是否是为了多看他几眼。方锐毫不犹豫的点头说是的,被林敬言温柔的目光注视了三分钟后,方锐挂着一脸的你居然就拆穿我了不和你玩的表情说:“那个位置你容易看见么,想要在你面前刷个存在感更好进主力队。”

  林敬言环住了方锐的腰,把头搭在他肩膀上说:“干嘛改口,害羞了?”

  方锐回过头,真诚的注视着林敬言,认真的回答道:“不,我只是太单纯了不忍心骗你。”

  后面的话都藏在了亲吻里面,林敬言在心里偷笑,第一眼的时候,他就知道,方锐才没有看起来那么青葱,但是,他喜欢。

  呼啸有这么个不成文的规矩,夏休期的最后一个礼拜,要出去浪一把,才到呼啸每一个月的方锐也接到了队长的邀请,说是暑期的时候队里人不齐,现在人齐了,趁着聚会让他们这些新人和前辈们促进下感情。

  方锐一直觉得,蓝雨出身的自己在经过黄少天的洗礼后,不管呼啸的聚会多乱多嘈杂,自己都不会惊讶。结果,包厢门一关,方锐愣住了。

  南京话本来就流氓,操字开头逼字结尾,队里前辈们又浪的敬业,一分钟十句脏话一小时不带重样,尽管不太能听得懂南京话,方锐还是进入了僵直状态。

  这要是联盟不禁脏字没准黄少天的垃圾话还真的喷不过呼啸的,尤其是林敬言,在队里斯文的很,两圈地主斗下来,脸上贴了两张白条,粗口立刻就上来了。

  啧啧,果然是玩流氓的,幸好我当初没被他的斯文外表骗到。

  在心里感慨了一句,就看见林敬言大大又输了,第三张白条贴上去,林敬言立刻挥手不干,说自己不来了,还顺手把方锐推上了牌桌,说:“这是小新人你们好好照顾照顾。”

  方锐也不推辞,直接坐上了牌桌,回头冲着正在撕脸上白条的林敬言嫣然一笑:“我说队长,这又不是网游还带下线遁的,白条你出门时候再撕啊。”

  呼啸队员们毫不犹豫的给小方锐点上了32个赞。

  林敬言面不改色的撕完了脸上的白条,回了方锐一个特温柔的笑容,闹得方锐心头一跳。

  得,这人还真是个斯文流氓,对自己胃口。

  方锐在蓝雨玩的是气功师,到了呼啸就改了盗贼了,转职业的理由很多,唯独有一条他没和别人说过,他觉得玩盗贼和林敬言更搭,他喜欢林敬言,腐女版上经常出现的那种喜欢。

  队内指导的时候,林敬言曾经让方锐用气功师和他来一局。还没出道的纯真小新人方锐很快就败在了职业流氓林队长的手下,惨败的方锐一点也不难过,龇着一口白牙对着林敬言,一副能输给队长是我的荣幸的模样。

  林敬言过了和他皮的年纪,认认真真的给他分析之前的比赛,最后告诉方锐:“你的气功师的确比盗贼玩得好,但是在呼啸你玩盗贼更有未来,因为我们可以搭档。”

  “流氓和盗贼,队长你是想要犯罪么?我可还未成年。”方锐大大说完后,微微一嘟嘴,也不管是自己调戏的队长,一副被林敬言大大调戏了我伐开心的样子。

  而后,方锐出道,迅速以自己的的猥琐与实力为自己招来了一群黑和粉。同时,方锐大大凭借着自己与队长出色的配合,成功的完成了自己想要把林大大拖入犯罪深坑的愿望——他们,是呼啸的犯罪组合。

  看着荣耀论坛上粉丝们把自己的名字和林敬言三个字放在一起,方锐高兴的在床上滚了滚。正直了这么久的方锐从没想过自己还会玩暗恋,果然陷入爱里面的人都是神经病。好赖玩多了猥琐流的方锐耐心够好,索性就和林敬言慢慢磨,等着找个机会摊牌,然后一路高歌直上全垒。

  方锐的手机里面有一个加了锁的便签,题目为如何攻略林敬言大大,每当蹲坑或者失眠的时候,方锐都会抱着手机,把这个便签轮个七八次。半年下来,该便签字数以突破三千,拿去给黄少天改写下,就是本20W字的耽美虐文了。

  在第五赛季的夏休期前,方锐又看了一眼自己手机里的便签,决定在夏休期之前的聚会上,开始实行计划的第一步——让林敬言感受到他真诚的爱意。

  队内聚会的地点很没创意的又在KTV,方锐大大一进包厢就开启了麦霸模式,抱着点歌机和麦缩在角落里,一边点歌一边唱,全都是慢吞吞的情歌。

  职业选手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这种时候就打算来几首快歌好两嗓子抒发一下情绪,奈何每次走向点歌台都被方锐真诚无辜的最后一首了给欺骗。

  方锐的歌唱得不错,这种抱着麦一个小时不撒手的人,如果五音不全的话,估计早就被用靠垫集火下去了。包厢里面光线暗得很,点歌台的光照在方锐脸上,配着清澈的声线,颇有种MV上面穿着白衬衫的男主的感觉。

  等这边麻将都搓了三圈下来,终于有人忍不住砸沙发靠垫过去了,说:“妈了个傻逼,方锐你发什么浪,一股子少女怀春的味道,有喜欢的人了啊。”

  方锐毫不犹豫的把沙发垫子给砸了回去,承认的干净利索:“有了啊。”说着还偷偷瞥了林敬言一眼。那边热火朝天的打麻将也没谁注意到方锐这一眼的秋波,大家都本能的燃起了八卦之魂,一边搓着麻将还一边问方锐姑娘怎么样正不正。

  然而不知是谁多嘴来了句:“你们怎么知道是女的,孙哲平和张佳乐不是一直官逼同的高调秀恩爱么。”

  那边立马就有人接上:“他两在一起都是多久前的梗了,你们听说了么,黄少天和喻文州到底还是搞到一起去了。”

  “黄少天和喻文州暧昧好久了,搞不上才不正常好吧,对了你们知道么,霸图的韩文清和张新杰好上了。”

  方锐这边正在趁着前奏的功夫喝口水润润嗓子,一听这话就把自己呛着了,沙发那头的队友摇摇头,说:“方锐你这思想太僵化了啊,你看看联盟里面这些大神,有几个是直的,想要封神先把自己给掰弯了啊。”

  “我去,我是给韩文清和张新杰呛得,那两个在一起画风还能好么?”方锐拍着自己的小胸脯给自己顺气,前奏过了也没缓过来,却听到那边有人唱上了。

  一抬头,林敬言已经从麻将桌子上下来了,窝在沙发那边的拐角里,拿着个话筒就开始唱。

  如果说方锐唱歌好听是声音好,那么林敬言就是唱功摆在那里了,那声音撩的方锐心痒痒的,他索性不唱了,靠着点歌机望着林敬言发呆。

  看见方锐终于舍得放开点歌机,等待已久的队友迅速推开方锐冲了上去,方锐也没说什么,把看着林敬言的视线收回来,投到了大屏幕上。

  这本来就是方锐点的最后一首歌了,黄耀明版的禁色,他本想趁着这首歌多给林敬言送送秋波,没想到打了个茬,却是被林敬言抢了歌。

  歌慢的很,或者说是林敬言的声音让方锐觉得时间都被拉长了,搓麻将的队友还记得腾出功夫来孙损方锐,说:“你看队长多有觉悟,刚刚才说的联盟里大神都是弯的,队长就打算出柜了。”

  方锐听到这句就笑了起来,看着屏幕眼睛里都笑出了泪花。

  大概只是因为正好会唱这首歌吧,没人唱的歌被会唱的接走,挺正常的。他一边笑着一边在心里想着。

  年少时的方锐到底是道行不够,没勇气再去看林敬言,于是就错过了林敬言唱到“别怕,爱本是无罪”时那意味深长的一瞥。

  麻将打了几个小时,有人提议要玩真心话大冒险,呼啸的众人立刻会心一笑,眼神交接,一副势必要在今天挖出方锐暗恋对象是谁的样子。

  轮流掷色子,方锐手气背得够呛,一上来就出了三个一,看清楚点数后全队都笑的发抖,说后面还掷什么掷,方锐你选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必须真心话啊。”

  方锐瞅人的眼神那叫一个真诚,队里人可高兴了,这小子真上道,立刻开始了今天的第一轮轰炸。

  “你喜欢的人男的女的?”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方锐回答的可严肃的,换来了一片的靠。

  “真不好回答,你们应该问我雄的雌的。”被队友嘘的厉害,方锐又说了一句。

  “靠,有区别么?”

  “有,因为他禽兽。诶诶诶,说好了啊,就问一个问题,我会回答过了啊。过了过了。”

  其他人还想继续问,奈何方锐脸皮厚,坚决要瞎忽悠,众人讨了没趣,只好放过。

  第一轮惨败之后,方锐就像是开了挂,次次15点以上,队长林敬言每次ROLL出来的点都不算大,却次次都避过了惩罚,被方锐折腾的嗷嗷叫的一帮子上蹿下跳的说队长你什么时候也来体会一下我们的疾苦啊。

  话音刚落,林敬言潇洒的ROLL出了三个一,顿时包厢里面掌声如潮水般响了起来。

  方锐刚打算开口说惩罚,就被呼啸的众人拦住了:“刚才那么多惩罚都是你出的,这种大福利应该留给我们人民群众了。”

  于是,在方锐的半心塞半激动下,呼啸的一帮人给林敬言惯了一瓶啤酒,然后……然后就完了。

  看到方锐失落的表情,呼啸的群众们悄悄地告诉方锐,队长有个绝招,喝醉了就一秒钟变狼。

  “狼?”方锐挑了挑眉。

  “就是浪。”

  知情人士作死的小声解释道,换来方锐大大一个了然的笑。

  等到林敬言将一瓶酒干完的时候,KTV的大屏幕上也跳出了五分钟后包厢到时的提示,呼啸众人纷纷露出了一副还没折腾死方锐我们怎么能就这么回去呢的表情。

  不知是谁急中生智来了一句,方锐啊队长交给你了,然后一群人跑得飞快,留下方锐和满脸通红的的林敬言并肩走在队伍最后。

  林敬言没走几步就开始歪歪倒,方锐只好让他靠在自己肩膀上,扶着他往宿舍走。

  KTV离呼啸宿舍很近,然而林敬言几乎是瘫软在方锐身上,等把林敬言扛到二楼的宿舍时,方锐累的只能趴在门板上喘气。

  方锐开了灯,林敬言的眼睛适应了黑暗,猛地一见光有点不舒服,顺手就又关了灯。

  路灯的光从窗口泄进来,是暖暖的黄色,方锐把林敬言扶到了床边,却发现自己身上那名叫林敬言的人肉袋子怎么都甩不下去。

  林敬言从背后搂住方锐,将自己的头搁在对方的颈窝里,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

====================================

后续

 @织罗-被惩罚压成饼 我为何圈你你是清楚地~

看了看你名字的后缀。


评论(19)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