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小白_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

嘿嘿嘿~这里轩小白
叫我小白就好了
入全职坑已经一年了
CP观爬来爬去
没有改变的大概就是对黄少的爱吧
大一医科狗
懒忙现充

【叶蓝/喻黄喻】小小

给 @蓝桥春雪待君归 太太的生贺~

点心生日快乐√

太太点的校园风~

然后我毫不犹豫的写了幼稚园的故事~

点心太太不要打我哦~

主叶蓝,喻黄黄喻无差√

BGM:小小

==========================================

【叶蓝·小小】

[1]

  蓝河崇拜黄少天,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而现在,蓝河站在黄少天的面前,手里拿着奥特曼的卡通小画册,很认真的对黄少天说:“黄少,你是我的偶像,请给我签名。”

  黄少天是第一次被粉丝拦下来要签名,激动地语速又提了一个调,巴拉巴拉说了十分钟后,喻文州扯了扯他的袖子袖子:“少天,人家找你要签名呢。”

  于是黄少天又开始了他那鸡飞狗跳的找笔旅程,这趟旅程以喻文州塞了一支毛茸茸的卡通圆珠笔到黄少天的手里结束。

  “说吧,签什么,第一剑客黄少天?我觉得这个名字挺好的,够霸气,配得上我,就是有点短,我知道你见一次偶像不容易肯定想要我给你多写几个字,但是关键是写什么呢?我也觉得一句第一剑客黄少天就可以表现我的帅气了,但还是会觉得多写一点才能够表达我对粉丝的关怀……”

  说话的黄少天简直是整个幼儿园最大的BOSS,蓝河很想捂住自己的耳朵,但是又觉得这是对偶像的不尊重,最后时刻,还是喻文州把蓝河从黄少天的魔音底下救了出来。

  “少天你就先在封面上签一个第一剑客黄少天,然后再在里面写给蓝河的话好了。”

  “班长你永远这么机智!”黄少天冲过去吧唧在喻文州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潇洒的在封面上签了第一剑客黄少天,一边放着嘴炮一边在画册里面涂涂画画。

  圆珠笔很快就没水了,黄少天露出了很失望的表情,又聊了一会儿才把画册递给蓝河,看着大半个画册上自己不认识的字或者拼不出的拼音,蓝河觉得一定是自己识别能力太差。本着不能辜负了偶像好意的原则,蓝河每天晚上都坐在小台灯下面,翻看小画册,直到有一天,和他一起睡觉的叶修告诉他,你去问黄少天他写了什么,他保证不知道。

  然而蓝河就真的去问了,然后黄少天真的回答了他不知道,小蓝河就石化在了幼儿园操场上,当然,这都是后话。

  现在,拿着偶像签名的小蓝河一蹦一跳的从黄少天的班往自己的班跑,路上一个叶修班上的小男生看着他切了一声,来了一句:“叶修才是最棒的,黄少天算什么。”

  听到偶像被攻击的小蓝河立刻炸毛,想到妈妈教导的不能和别人发生争执,于是尽量礼貌的对那个小男生说:“一个月前的舞台剧你没看过么,黄少天提着剑救出喻文州的时候我都感动地要哭了!叶修从来没有上过文艺汇演的舞台!”

  想当初黄少天版的王子提着剑救出了银发飘飘拿着法杖的喻文州王子的时候,小蓝河的心脏都漏了一拍,那时候他就发誓,自己要成为像黄少天一样帅气的剑客,为此他还买了一把玩具小宝剑,每天晚上都抱着睡觉。

  想到当时那把剑是自己递给黄少天的,小蓝河就分外的骄傲。

  他觉得,每个看过黄少天表演的小男生都会被黄少天的帅气征服的,可是隔壁班的小男生毫不犹豫的回击了。

  “叶修当了三年班长,黄少天从小小班到现在都只是副班长。”

  这是个事实,小蓝河一会儿也想不出什么反驳的,但是本着不能给偶像丢脸的原则,他还是站在原地瞪着对方。

  就在这时叶修走过来了,嘴里还叼着一根棒棒糖,叶修喜欢吃棒棒糖是全幼儿园都知道的事情,更准确的说是叶修喜欢学着大人叼着烟的样子叼着棒棒糖。而一天到晚叼着棒棒糖的叶修很快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为此拔掉了两颗牙。

  “走吧,别和小保姆一般计较。”叶修大神手一挥,那个小弟模样的男生就屁颠颠的跟了上去,留下站在原地的小蓝河愤怒的呐喊。

  “叶修你妹!你才保姆,你全家都保姆!”

  还在操场上玩游戏的小朋友们都愣住了,从此,蓝河多了个外号——小保姆

[2]

  蓝河小朋友正在保姆力max的整理期末晚会要用的衣服,当蓝河看见一件白纱裙的时候,不由得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多漂亮的裙子啊,可惜他们蓝雨班没有女孩子。将裙子叠好放到箱子里面,就看见叶修叼着棒棒糖带着一群小弟围了过来。

  “嘿,小保姆,我们班裙子不够用,来找你们班借几条。”

  迅速的用一件骑士外套盖住箱子里的小裙子,蓝河没好气的冲叶修喊:“没有。”

  “啧啧,没有啊,那你刚才拿的是什么?”

  一点这里是别人班的自觉都没有,叶修果断的将蓝河刚刚塞进箱子的外套拿开,露出那条小裙子。

  “挺漂亮的么,你们班又没女孩子,不借给我们班干什么,留着自己穿?”

  就在这时,蓝河小朋友暗恋崇拜已久的黄少天带着他的嘴炮杀了过来:“靠靠靠,叶修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要不要脸,你们班不是也有衣服么,又来欺负我们班小保姆,看我三段斩银光落刃幻影无形剑,你真是剑剑剑剑剑!”

  “少天,这样不好哦。”

  喻文州走到了黄少天的身后,对叶修说:“叶班长你们班的裙子不够用么?”

  叶修露出了一副很伤心的表情,对喻文州说:“没办法,女孩子太多,衣服不够了,有时候真羡慕你们这些班上没妹子的。”

  “靠靠靠,叶修你说什么呢,班长你别拉我,叶修我和你拼了!”黄少天毫不犹豫的炸毛了,在原地挥舞着自己的小拳头。

  “你们班长没拉你啊。”看着光说不做的黄少天,叶修不再犹豫,直接戳穿了他。

  看到自家偶像面子上挂不住,小蓝河对叶修的仇恨值又上了一个新的高峰。狠狠的盯着叶修看,手上抓着小裙子,一副我就是抓到地老天荒也不给你的表情。

  叶修看着蓝河的反应有点想笑,把话题抛给了喻文州:“喻班长,老师可一直教导我们要互帮互助哦,你们班又没有女孩子,要裙子有什么用。”

  “蓝河挺好。”喻文州微笑着回答,叶修还没转过来弯,就见黄少天往蓝河身前一站。

  “对么对么,谁说一定要女孩子才能穿裙子的,小保姆这么可爱,穿裙子也一定很可爱。”

  听着黄少天的话,蓝河觉得,在黄少天那样凶猛的文字泡攻击下都没破灭的男神形象在这一刻瞬间崩塌。就在此刻,他特别想要做蓝雨班的叛徒,把手里的小裙子给叶修算了。

  喻班长压低声音在小蓝河耳边说了一句:“为了班级的荣誉。”

  于是小蓝河瞬间又想起了他身为蓝雨班小保姆(×)小后勤的职责,眼一闭心一横,抓着小裙子对叶修来了一句:“我穿啊,你不服么!”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小蓝河还没有意识到,这句话将成为未来十几年里,他挥之不去的黑历史。

[3]

  期末晚会的后台,兴欣班上的小姑娘们穿着款式不一的背带裤坐着,苏沐橙在嗑瓜子,陈果甩着自己的马尾辫到处指挥,唐柔瞪着眼睛四处寻找拿着武器的人要PK。

  在看清烟雨班小姑娘身上的黑色西装后,小蓝河无奈的发现,自己居然是整个荣耀幼儿园唯一一个在晚会上穿裙子的,这酸爽(×)。

  叶修一身花花绿绿的打扮,还拿着把巨大的雨伞,黄少天指着他笑到腰都直不起来,还是喻文州给黄少天抚摸着后背顺气。蓝河却没有心思嘲笑叶修,虽然大家都说他穿小裙子很好看,却还是觉得羞耻啊。

  舞台上烟雨班的小姑娘们正在跳着太空步,荣耀幼儿园女孩子本来就少,烟雨班的妹子素质又高,底下的男生们自然是挥舞起了自己的双手在尖叫。

  小蓝河因为心情不好,尽管离上台时间还早,却还是蹲在舞台后面等自己身上长蘑菇。

  叶修蹲在后台,不过,凭着对叶修的了解,小蓝河确定,他绝对不是因为身上的衣服太难看不想见人才在这里的。

  有叶修,没好事。在心里面默默吐槽了一下后,小蓝河见到叶修在对他招手。

  绝对不能过去。小蓝河在心里又默默的念了一遍:有叶修,没好事。

  然后,他听见叶修说,我这里有东西给你看,你真的不过来么?

  蓝河犹豫了一下,还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走向了叶修。等到裙子被掀开的时候,蓝河才知道什么叫好奇害死猫。

  想要把裙子拉回来,却又害怕把裙子扯坏了,其实蓝河的裙子底下穿的连裤袜挺厚的,叶修也看不见什么,蓝河难受,单纯是因为裙底被人看着而感到羞耻罢了。

  听见脚步声,叶修这才松了手,蓝河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听到冯老师叫自己,就从小楼梯爬上去表演节目了。

  第二天叶修才发现,蓝河这是真的生气了,去调戏他没反应,用手去捏蓝河的小脸蛋也会被冷冷的躲开。很想念当初那个会指着自己鼻子大骂叶修你不要脸的小蓝河,叶修决定自己先去找蓝河道歉,争取早日和好。

  于是小蓝河睡完午觉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的时候,就看见自己的桌子上摆上了满满一桌子的棒棒糖,幼儿园的小朋友最喜欢抢零食了,可蓝雨班上的小朋友却都很自觉的没有碰蓝河的棒棒糖,不仅如此,蓝河还觉得班上小朋友看自己的眼神带了点儿同情的味道?

  等蓝河看见棒棒糖底下压着的字条上大写的叶修两个字时,蓝河终于知道为什么班上的小朋友都不碰这堆零食了,叶修相关的东西,真的是谁粘谁晦气。

  尽管还在生叶修的气,蓝河小朋友还是把桌上的棒棒糖都塞到了自己的包里,放学的时候,不出意外地看见班门口有个叼着棒棒糖的小小身影。

  “还在生哥的气呢?”叶修贼不要脸的又贴到了蓝河的身边,蓝河皱了皱眉,却是没有再反抗了。

  “糖吃太多又要拔牙了。”不冷不淡的来了一句,蓝河拎着自己的小书包继续往外走。

  看见蓝河终于搭理他了,叶修高兴地跟了上去,想要伸手捏蓝河的脸,却又想起什么一样收回了手。

  “要捏就捏,反正我习惯了。”小蓝河依旧皱着眉头,却在叶修的手捏上他的脸蛋时噗嗤一声笑了。

  很多年后,看着在自己身下娇喘着说出“要进就进”的蓝河,叶修表示,他家的小蓝河真的是这么多年都没有变。


评论(6)
热度(152)
  1. - 阿鸠素然·黎·埃文斯 转载了此文字
  2. 伊茗辣条炒米饭 转载了此文字